天堂之门

有趣

今日阅读:

文/马克


一个人死后,升进了天堂。在天堂门口,他遇见了圣彼得。圣彼得对他解释道:“今天,这里实在太忙了,所以,我只能接受那些似的特别窝囊的人。”


“好吧。”这个人便讲述道,“今天,我在上班,一个同事向我吐露出一个秘密:我妻子正在家里和情人幽会。我气急败坏地跑回家,发现妻子躺在床上,但是,她的情人却不见了踪影。于是,我朝阳台外面望去,看到一个男人吊在阳台外面,两手抓住阳台的栏杆。我朝他猛击了几下,可他还是死死不松手。我走进厨房,找来了一个榔头,照着他的手狠狠地砸了下去,他终于松手了,从二十五层楼上落下,却掉到了一棵灌木丛中。他只是晕了过去,还并没有死。因此,我又跑进了厨房,搬起了冰箱,朝阳台下扔去,将他砸了下去,那家伙立即坠地毙命了。不幸的是,恰在那是,我的心脏病发作了,很快便永别了人世。”


“哎呀!”圣彼得感叹道,“这确实是非常不幸的一天。你可以进去了,下一位!”


圣彼得又拿着排的满满的日程表向来人解释。


那个男人说道:“我本来在二十六层楼自己家的阳台上给花草浇水,一不小心失足滑了下去。所幸的是,我抓住了楼下阳台的栏杆,悬在阳台下面。倒霉的是,一个男人朝我的手上猛击了几下。这还不算,他后来竟然还拿来一个榔头砸我的手,我实在受不了,便失手从二十五层楼上落了下来。不过,一棵灌木救了我。我认为自己这下可以大难不死了,没想到不知从哪里又飞来一只冰箱,将我砸得粉身碎骨。”


“哇,确实死的窝囊。”圣彼得说道:“你可以进来了,下一位!”


下一个人说道:“也许你很难想象出来。我那时是一丝不挂,情急之下,我便躲进了一个冰箱里……”


今日阅读的读者QQ群:215818989


原文地址:http://www.jrydu.com/7884.html

吃的耻辱

今日阅读:

文/莫言


吃人家嘴短的意思很明白,仅仅有这点意思那简直不算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吃人一棵胡萝卜所蒙受的耻辱哪怕用一棵老山参也难清洗。


我像傻瓜一样混进首都北京后,恨不得见到动物就要点头哈腰表示友善,但北京动物的凶猛程度是地球上有名的,哪怕是一条浑身污垢的野狗,也比外省的狗要神气许多。那猖狂的吠声里毫不掩饰地透露出京狗的优越感,狗尚如此,何况人乎?话说那一年,在一家又脏又破的似乎是纯种老北京人开的冷面馆子里,苍蝇横飞,老板娘黏腻,一头眼角生眵的狗伏在所谓的柜台边上,很不友好地看着我,好像我不是来吃饭,而是来抢劫。我诚惶诚恐地把一块我舍不得吃的肉片扔给它,我虽然嘴没说话,但我的心在说:“狗啊,尊敬的狗,不要用这样的仇视的眼光看我,我知道北京是你们的北京,首都也是你们的首都,我知道你们十分讨厌外地人来北京混事,但这也是组织上让我们来的。给你块肉吃,借以表示我的敬意和歉意,希望您能宽容一点,我不过是暂时居留此地,随时都会回去。”狗恼怒地叫了一声,好像我扔到它面前的不是肉片而是一枚炸弹。老板娘怒气冲冲地说:“干什么?干什么?吃饱了撑得难受是不?丫挺的个傻×看你那操行……”我感到满腹冤枉,心中当然也有很多想法。我想,这些北京人为什么这样横?北京这个首善之地我们国家官话的发祥地的人骂起人来怎么这样歹毒呢?北京人尽管受过八国联军的祸害但为什么像八国联军一样不讲道理?我喂他们的狗吃肉是我表示友好啊。这时,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典型的北京汉子,那口与裤裆关系十分密切的语言说得如同爆豆一样,他说这条狗是从法国买来的,是纯粹的名种,起码价值十万元。这样的狗是不能随便喂的,这样的狗吃的都是配方饲料,维他命、蛋白质,都是有数的,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你乱给它吃肉,打乱了它的内分泌,该当何罪?!我想这还是条狗吗?封建帝王也没有这般讲究嘛。我感到肚子快要气破了。我看着那条狗,心想看你这个死相也配从法国进口?我们村子里那些在草垛旮旯里玩耍的野狗也比它俊秀三十倍。于是我斗胆说:“不要吓唬外乡人,别的我们没见过,狗我们还是见过的。你们这狗,不过是条土狗,身上还长了一块癞,因此是一条癞皮狗!”哎呀我的个亲娘,我这句话一出口,就像用烧红的炉钩子烫了老虎的屁股,只见那男人目露凶光逼上前来,那个女人拍打着丰厚的屁股大叫:“大头,大头,给这个小子放血!”


我很是害怕,按照宰杀牲畜的一般程序,放血之后应该是烧开水屠戮毛羽,然后是卸去头脚,开膛破肚,摘出下货,然后就挂起来,一刀刀零割了卖。也许是明天早晨,也许是明天中午,在酱肉的盘子里,在油炸的丸子里,在串肉的扦子上,就有了我的身体的一部分。想到此,脊梁骨一阵冰凉,哪里还有心吃什么冷面,慌忙站起来,贴着墙边,连声道着歉,一溜烟跑了。


回到宿舍,越想感到越窝囊,于是便有两行狗尿般的泪水从眼里流出来。怨谁?怨自己。谁让你去吃什么冷面呢?躲在屋子里泡一包方便面不是很好吗?为了不让卖方便面的北京服务小姐心烦,你可以一次买上五十袋,把罪攒起来一次受完。正想着呢,一个朋友进来,说你流什么泪呢?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北京更不相信眼泪。北京是缺水的城市,眼泪虽少,但也是自来水变的,因此你随便流泪就是觉悟不高的表现。我一想有理,咱外地人来到北京,事事都要小心着,要哭就回山东哭,在北京哭也可以,不喝北京的自来水你想哭就哭。


朋友把我请去吃饭,吃了一盘胡萝卜丝,吃了一盘粉丝,还吃了一盘像橡皮一样难以嚼烂的肉。吃完了,我心感动,心中暗想,吃人一碗,要报一盆,点滴之恩,应该涌泉相报。


隔了几天,一群朋友聚会,我为了一句什么话把这位曾经请我吃过一次饭的朋友得罪了。他咬牙切齿地说:“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前几天,我去香格里拉饭店买了美国加州的酱小牛肉,去长城饭店买来西班牙产的胡萝卜,去友谊商店用外汇券买了专供外国人的波罗的海鱼子酱,还有高级的奶油,吃得你小子满嘴流油,可是你一转眼就忘记了。那些小牛肉还没消化完吧?”


我感到浑身冰凉,这时悔之莫及。我恨不得把自己这张不争气的嘴巴用胶布封了。你当年吃煤块不也照样活吗?你去吃人家那点胡萝卜丝和粉丝干什么?实在馋了你自己去买一麻袋胡萝卜把自己吃成一只兔子也花不了多少钱,但你吃了人家的东西,就要听人家的,就要承受人家施加到你身上的侮辱。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记性,像狗一样,记吃不记打。当时气得咬牙切齿地发恨,但过不了几天就忘了。又有一个朋友请我去吃饭,上了一只煤球炉子,炉子上放了一口锅,锅里放了十几只虾米,一堆白菜,还有一些什么肉。吃着吃着我的凶相又原形毕露了,那朋友就说:“看看莫言吧,吃的一上桌,又奋不顾身了!”


一句话把我的心彻底地凉透了,因为吃人家的东西所蒙受的耻辱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我怎么这样下贱?我怎么这样没有出息?你实在想吃,一个人下个馆子不就行了吗?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想多么凶恶地吃就多么凶恶地吃。你吃光了肉把盘子也舔了也没人嘲笑你。你自己经常地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忘了自己是一个乡巴佬,人家那些人从根本上就瞧不起你,压根儿就没把你当个人看。人家有时找你玩玩,那是无聊,那是天鹅向水鸭子表示亲近,如果水鸭子竟因此而想入非非,那水鸭子就惨了。想明白了道理后,我发誓宁愿饿死也不再吃人家的东西了,就像朱自清宁愿饿死也不吃美国面粉一样。我还发誓万不得已跟人家在一起吃饭时,一定要奋不顾身地抢先付账,我付账,那么即便我吃得多一点人家也就不会笑话我了吧?


又一次去吃烤鸭,吃到一半时我就把账结了。几个贵人都十分高雅地填饱了那些高贵的胃袋后,桌子上还剩下许多,这时,农民的卑贱心理又在我的心中发作了。多么可惜啊,这些大葱,这些大酱,这些洁白的薄饼,这些香酥的鸭片,都是好东西,浪费了不但可惜,还要遭到天谴的。于是我就吃。这时,有人说:“瞧瞧莫言吧,非把他那点钱吃回去不可。”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人家还说:“你们说他的饭量怎么会这样大?他为什么能吃那样多?要是中国人都像他一样能吃,中国早就被他吃成水深火热的旧社会了。”



 【赠书活动】:向今日阅读的微信公众号( jryeducom)回复格式如:2015年我最想读的一本书是《xxx书名》,有机会获得我们的免费赠书哦! 


  今日阅读的读者QQ群:215818989


原文地址:http://www.jrydu.com/550.html

尊重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存在即合理

美丽阅读:




“尊重”是什么?很多人会说礼貌、平等、友好地讨论问题,理智地分享观点......没错,这些都是尊重。事实上,我们内心都有一条并不公开的底线——如果遇见的事物超出了常理的认知,我们还会做到如上描述的气度吗?还会与其彬彬有礼地探讨未知的一切吗?




一位报社总监带着实习记者去被访对象家中做采访,这是一位老画家,无儿无女,独自生活。他们进门的时候吃了一惊——屋子里散发着霉臭的味道;袜子与内衣随便堆放在一起,时不时窜出几只蟑螂;许多吃过的泡面盒扔在桌子上,里面堆满烟灰,已经长出绿毛,看上去可怕极了。




他们几乎是在各种杂物中“开”出一条路来才走到沙发旁边的,为了可以坐得宽敞一些,只好自己动手把沙发上那些沾满染料的画笔与调色板以及大堆的废纸团挪到地上。当搞完这一切,终于可以坐下来聊天时,实习记者已经快要把她的眉毛皱烂。




老画家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很坦然地接受了访问。采访结束后,两人与他道别,他说:“谢谢你们来采访我,但是麻烦临走前把沙发上的那些东西复位,一会儿还要用的,怕找不到。”总监说好的,然后又把那些画笔、纸团一一摆放回原位。




出门以后,实习记者十分不理解,愤怒地说:“那么乱的家,有什么可复位的?他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总监笑笑:“不必生气,因为也许他真的觉得那就是最合理的生活方式,我们看到的杂乱无章,在他眼里就是井然有序。”




“没有人会过这样可怕的生活!”她依然愤愤不平。




“我们不会这样生活,可他这样生活,我们也没有资格批判和敌视,因为他并没有依靠我们什么,他有属于自己的价值观与理念。未必正确,但须尊重。”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做到“尊重”,只是因为面对的事情实在超出了“常理”,颠覆了我们认可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与所受的教育背道而驰。




然而冷静下来再思考,每个人都是自由存在的个体,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哪怕是公认的的荒谬或诡异,只要不违背人类道德与法规,那么就无法抹杀其存在的意义。




一位台湾学者写过一篇《日本地震教我们的事》。他在文章中总结了日本电视媒体在灾难来临时的冷静、客观与专业。所有拍摄的镜头都严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电视机前的民众几乎见不到血腥、死亡与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哭。




某天,NHK想采访一位父亲与幸存儿子的灾后重逢,在询问父亲的意见时,父亲考虑了一下,然后抱歉地请媒体等待一下,他要征询儿子的意见,然后转身进了病房。摄影机开着,面前是白色的门帘,整整两分钟,在播出时一动未动,一刀未剪,一直到那位父亲出来示意可以进去拍摄了。整个过程耐人寻味,让人深思。




在给予被访者足够理解的同时,也给予观看者以足够的知情权,这是作为媒体给予的双重尊重。这种优雅与稳重的采访得到了全球舆论的一致赞许,NHK的报道被评价为“绅士般的报道风格”。




很多时候,尊重绝不是社交场合的礼节,而是来自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自然的平视,发自内心的平等对话,质朴而明确,不功利也不廉价。




尊重合理的一切并不难,难的是尊重不合理的一切。能克服这种困难,本身就是一种伟大。




不歧视他人的处世态度,不干扰他人的生活状况,给予彼此独立的个人空间,并体谅对方以任何形式存在于这个社会,以平和的心态去接纳所有看似“不可思议”事物的存在。这才是真正处世的高贵与灵魂的优雅。(辉姑娘)




辉姑娘


本名吕辉,出过书,写过歌词,摇摇晃晃,以梦为生,著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经典

今日阅读:

文/张爱玲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人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妻,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赠书活动】:向今日阅读的微信公众号( jryeducom)回复格式如:2015年我最想读的一本书是《xxx书名》,有机会获得我们的免费赠书哦! 


  今日阅读的读者QQ群:215818989


原文地址:http://www.jrydu.com/594.html

不存在的女友

不要因为寂寞而错爱,
因为错爱会寂寞一生。
单身不可怕!

今日阅读:

文/佚名


有一年圣诞节,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把浴室的灯灯开,把热水灯开,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我在隔着一个客厅的房间里上网,写日志,发微博,假装自己正在等一个女人洗完澡,出来陪我做爱,但其实水是我开的,浴室里没人。


我的室友回来了,带着一个女孩,他很吃惊的看着浴室。


“你带了人回来吗?”


我本应该诚实,但真相太可悲了,我回复的是:“嗯,我带了人回来。”


他拍拍我,说好小子,真看不出来呀,那就不打扰你了,便神色隐秘的一笑,和他的女友钻进他的房间了。


但其实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过了一会,我觉得这样很浪费,就把水关了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后来我的室友就跟人说,我有一个女友。别人就一问我,你有一个女友吗。我怎么说呢。我只能说是,嗯,我有女朋友。


因为我不能告诉他们水是我开的,卧室里没有人。


所以我度过了一段麻烦的日子。我不能和朋友们出去了,因为他们听说,我有个女友。


“去陪你的小情人吧”,他们一群人哄着赶走了我。


工头福利发电影票,他们给了我两张,我装作很感谢的样子,可是我从哪儿找另一个人陪我去看电影呢。所以我一个人,旁边的位置上放着我的爆米花。


“你和你的女朋友吵架吗?”他们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说,不经常吵,这是真的,嗯,我们没吵过架。


有些时候他们看见不到我的女朋友,就很奇怪,为什么见不到你的女朋友呢。而且有些心直口快的女孩说,你从不给你的女朋友买东西,还说,不吵架,就是冷战了,分手了。所以我被她们拉着买了一些女人的小玩意,有些东西真的不错,我想,在我送给她的时候,她会很高兴吧。


后来他们还是没有见过我的女朋友,一直都没有。我怎么办?告诉他们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不行,我说不出口。没有办法,我买了一些卫生巾,不常见的型号,还有唇膏,一些粉底。


有人走进我的房间,说这些东西是谁的。


“那些是我女朋友的,因为她有时候在我这里过夜,所以我为她准备了一些常用品,比如卫生巾,这个是她特别用的那种。”


女人听完泪眼婆娑,揪她男友的袖子,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他身边的男人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谁会不信我呢?谁会不信我有个女友呢。只是她性格怪异,不爱见人而已。


我隔三差下给卫生巾滴上可乐,扔进厕所的垃圾桶里,我上班前在粉底上揩一下,抹在脸上。要是有一部相机留下每天我卧室内的照片,那些东西部在一天天减少,看起来就好像有个隐形女友一样。反正人人都相信我有个女朋友,没人会发觉浴室里其实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又过了很长时间,工头找我去办公室,面带关切,莫名其妙给了我一天假,隔壁桌的两个女孩面带同情的看着我,鼓励我,像我这么好的男人,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我才知道有人看到我一个人去看电影了,还看到我一个人坐了两个人的位子,在电影中间哭。


哦,原来我是失恋了,虽然那部片子很感人啊!


我简直想痛骂自己一顿,这是早就可以通往解脱的一条路,我早就该这么说啊!卫生巾和粉底太贵了,化妆品我都买了Channel的。我不知不觉这么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有钱付房租了!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很痛苦的样子,我看见她们又捂着嘴,用手护住鼻梁两边,向眼睛里扇风,背过头。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忍不住还哭了。


我没哭,我跟我女友没什么感清。


我又单身了,吃过两顿安慰饭之后,一切又回归了生活的平静,有女孩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他为她女友买专用的卫生巾呢!”她们不厌其烦的说,讲了很多我部不知道的痴情故事。是吗?那个介绍来的女孩偏过头来看一眼我。


我怎么办,我只能说,是啊,难道要我告诉她,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我跟那个女孩出去了两次,后来她委婉的把这事分了。


“你的心里空落落的,我感觉你还爱着她,我没信心取代这个位置。“她眼红红的。临走,还给我一拥抱。


这姑娘真有意思。我没有女朋友,浴室的水是我开的。但我不能告诉他。


后来就没人给我介绍女朋友了。


经她这么一点拨,我开始想念起我的前女友来,然后我想起来,我没有一个前女友啊,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又到了一年圣诞节,还是那个室友,和一个不同的姑娘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屋里上网。


我那时候想,不知道那一年圣诞节,我究竟是因为什么把浴室里的热水灯开呢?我一个人点着一根烟,在昏暗的灯光里,感觉很静,想了很久,突然想起来,原来我是在想象有一个女孩是属于我的。


没有抗拒这诱惑力,我打开灯,扭开热水,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这时候,我的室友搂着那个女孩回来了,他看着浴室,先是好奇,接着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神色。


“是她回来了?”


他旁边的女孩看起来高兴极了,对我室友说:“是你跟我说的那个吗,是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吗?”


两个人开心的不得了,在客厅里高兴的又蹦又跳,好像约瑟和马利亚。


“不,没有人。”我说,“浴室里的水是我开的。”



原文地址:http://www.jrydu.com/272.html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今日阅读:

文/王小波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个花花公子。但是疲惫的种猪往往摆出一种肉猪(肉猪是阉过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势,死活不肯跳到母猪背上去。母猪的任务是生崽儿,但有些母猪却要把猪崽儿吃掉。总的来说,人的安排使猪痛苦不堪。但它们还是接受了:猪总是猪啊。


对生活做种种设置是人特有的品性。不光是设置动物,也设置自己。我们知道,在古希腊有个斯巴达,那里的生活被设置得了无生趣,其目的就是要使男人成为亡命战士,使女人成为生育机器,前者像些斗鸡,后者像些母猪。这两类动物是很特别的,但我以为,它们肯定不喜欢自己的生活。但不喜欢又能怎么样?人也好,动物也罢,都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


以下谈到的一只猪有些与众不同。我喂猪时,它已经有四五岁了,从名分上说,它是肉猪,但长得又黑又瘦,两眼炯炯有光。这家伙像山羊一样敏捷,一米高的猪栏一跳就过;它还能跳上猪圈的房顶,这一点又像是猫——所以它总是到处游逛,根本就不在圈里呆着。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把它当宠儿来对待,它也是我的宠儿——因为它只对知青好,容许他们走到三米之内,要是别的人,它早就跑了。它是公的,原本该劁掉。不过你去试试看,哪怕你把劁猪刀藏在身后,它也能嗅出来,朝你瞪大眼睛,噢噢地吼起来。我总是用细米糠熬的粥喂它,等它吃够了以后,才把糠对到野草里喂别的猪。其他猪看了嫉妒,一起嚷起来。这时候整个猪场一片鬼哭狼嚎,但我和它都不在乎。吃饱了以后,它就跳上房顶去晒太阳,或者模仿各种声音。它会学汽车响、拖拉机响,学得都很像;有时整天不见踪影,我估计它到附近的村寨里找母猪去了。我们这里也有母猪,都关在圈里,被过度的生育搞得走了形,又脏又臭,它对它们不感兴趣;村寨里的母猪好看一些。它有很多精彩的事迹,但我喂猪的时间短,知道得有限,索性就不写了。总而言之,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喜欢它,喜欢它特立独行的派头儿,还说它活得潇洒。但老乡们就不这么浪漫,他们说,这猪不正经。领导则痛恨它,这一点以后还要谈到。我对它则不止是喜欢——我尊敬它,常常不顾自己虚长十几岁这一现实,把它叫做“猪兄”。如前所述,这位猪兄会模仿各种声音。我想它也学过人说话,但没有学会——假如学会了,我们就可以做倾心之谈。但这不能怪它。人和猪的音色差得太远了。


后来,猪兄学会了汽笛叫,这个本领给它招来了麻烦。我们那里有座糖厂,中午要鸣一次汽笛,让工人换班。我们队下地干活时,听见这次汽笛响就收工回来。我的猪兄每天上午十点钟总要跳到房上学汽笛,地里的人听见它叫就回来——这可比糖厂鸣笛早了一个半小时。坦白地说,这不能全怪猪兄,它毕竟不是锅炉,叫起来和汽笛还有些区别,但老乡们却硬说听不出来。领导上因此开了一个会,把它定成了破坏春耕的坏分子,要对它采取专政手段——会议的精神我已经知道了,但我不为它担忧——因为假如专政是指绳索和杀猪刀的话,那是一点门都没有的。以前的领导也不是没试过,一百人也这不住它。狗也没用:猪兄跑起来像颗鱼雷,能把狗撞出一丈开外。谁知这回是动了真格的,指导员带了二十几个人,手拿五四式手枪;副指导员带了十几人,手持看青的火枪,分两路在猪场外的空地上兜捕它。这就使我陷入了内心的矛盾:按我和它的交情,我该舞起两把杀猪刀冲出去,和它并肩战斗,但我又觉得这样做太过惊世骇俗——它毕竟是只猪啊;还有一个理由,我不敢对抗领导,我怀疑这才是问题之所在。总之,我在一边看着。猪兄的镇定使我佩服之极:它很冷静地躲在手枪和火枪的连线之内,任凭人喊狗咬,不离那条线。这样,拿手枪的人开火就会把拿火枪的打死,反之亦然;两头同时开火,两头都会被打死。至于它,因为目标小,多半没事。就这样连兜了几个圈子,它找到了一个空子,一头撞出去了;跑得潇洒之极。以后我在甘蔗地里还见过它一次,它长出了獠牙,还认识我,但已不容我走近了。这种冷淡使我痛心,但我也赞成它对心怀叵测的人保持距离。


我已经四十岁了,除了这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相反,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为这个原故,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

【校园段子】你上,或者不上学, 学校就在那里,按时开学。 你念,或者不念书, 书就在那里,早晚得念。 你听,或者不听课, 老师就在那里,不下课不走。 你学,或者不学习, 考试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你来,或者不来, 点名就在那里,爱来不来。 默然,上学。 寂寞,无奈。

学生狗的苦楚。。。。


难过的时候,将嘴角轻轻上扬

难过的时候,将嘴角轻轻上扬。

然后对自己说一句:

去他妈的,多大点事啊


一本书只需要一两部电影的时间

Love Books:

活出真我:



我们可以连续看两个半小时的NBA比赛,我们可以连续看两个半小时的《消失的爱人》,我们可以在考场连续两个半小时的题,但是我们却很难专心读两个半小时的书。


我读了《逃避自由》,分了两次读完的,一共 3.77h + 0.53h = 4.30 h。


《爱的艺术》,3.85h = 0.53 + 1.03 + 1.39 + 0.90。


《奇特的一生》,2.95h,一次读完。


《局外人》,2.00h,一次读完。


《走出电商困局》,花了2h40min读完,但是用了7次读完。


读完一本书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我还是喜欢集中一大块时间读书的感觉,以后要刻意留出一整块时间读书。


其实我一直想写写时间、注意力“碎片化”这个主题,但是一直没什么好的想法,就是感觉“碎片化”大多时候对我们并不好,我们要主动去避免。


从小听过很多大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后会无期》

从小到大,没听过一句自己觉得受用一生的话,也从不相信有哪句话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生活看起来那么繁复,只是我们还分不清主次,梭罗说得对,要为生活做减法。如果有一天,我能一整天坐在一棵树下,看着朝阳起夕阳落,却不感到荒废了一天,那便是快乐吧。没有哪件事是非做不可的,只是大家都在忙碌,你也跟着忙。到头来却发现,你的字还是写的那么丑,跟陌生人谈话还是不安,为人处事还是那么幼稚,跑个步还是那么气喘嘘嘘……有一句话叫:你之所以这么活着,是因为你昨天也是这么活着。可能真的很多时候我们低估了自己的韧性,人一闲的蛋疼就容易无病呻吟,回头一看自己都不好意思,不要轻易放大自己的烦恼。现在回头看看当时觉得苦的日子,还会感到一丝甜蜜——过去的痛苦,是一种快乐。我觉得人的一生真的不该有什么原则,世事变迁,适合的的才是最好的。